Tag Archives: 羅智強

▲(圖/翻攝立委羅智強臉書粉專)

割萊委羅智強在粉專發文『很挫折 還是繼續奮鬥』

【特派記者巫月樺/台中報導】針對媒體報導『報復式罷免沒完沒了 趙少康籲:這波完是不是可以停了』,羅智強今在臉書回應全文如下:

我又看了新聞的原文一遍,趙少康説「這一波可以停了」也可能説的是罷免「陳柏惟、吳思瑤」等萊豬立委的「這波之後」因為,趙少康並沒有直接説要停止罷免陳柏惟和吳思瑤,這一部我應該有點誤讀、特別補充説明!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1-02-05/533862

當匯流了趙粉和韓粉二大力量的趙少康,也附和合民進黨的「報復式罷免」之説,呼籲停止罷免萊豬立委時,坦白説,接下來陳柏惟和吳思瑤的罷免已經未戰先降,提前結束了!

這一次,我認同趙少康50%,但這一半的認同,比完全不認同,更難讓我認同!

我先説我認同的部分,趙少康説罷免制度不合理(門檻過低),呼籲停止罷免!

我認同罷免制度並不合理,因為門檻過低、會增加政治的不安定性、但這不合理的罷免制度,請問,是誰的主張?這不合理的罷免制度一直是民進黨的主張,並拿來當民進黨攻撃對手的利器。

趙少康認同民進黨「報復性罷免」的説法卻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憑什麼民進黨用罷免攻撃對手時,就是蔡英文説的「憲法權利」,而其他人發動罷免,就變成「報復罷免」?

我很尊敬趙少康!但趙少康這樣的説法不就是另一種鄉愿?

國民黨長期就不太願意使用罷免這個制度,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民進黨就不斷的用罷免當作政治工具,讓罷免成為民進黨輾壓不同意見者的利器。

我也要不客氣的説:在韓國瑜被罷免後,第一時間主張使用罷免的不是只有羅智強,也包括趙少康,原因不是我支持「報復性罷免」而是非發動罷免不足以打破罷免成了民進黨專用工具的另類獨裁。

更何況,我們也不是無差別的發動罷免,如果民進黨的立委沒有瞎挺萊豬到令人憤怒的地步,我們別無他法,需要站出來發動罷免萊豬立委嗎?

要停止罷免萊豬立委?趙少康該主張的是:請執政的民進黨承認他們過去主張的降低門檻是錯的,並透過他們的多數優勢去修改選罷法,拉回原來的罷免門檻,否則,依法論法,現在的罷免,就是法律賦予人民的權利,沒有什麼民進黨用是權利,別的人用是報復!

我承認我很受挫折,趙少康起手選黨主席的第一步,就是先狠狠的打了所有這一段時間為罷免萊豬立委奔走的人的臉,當然,首當其衝被打成豬頭的不是別人?就是羅智強!

最後,容我爆個料,不管是公投綁大選公投,或是反萊豬公投?都是我積極向江啟臣主席獻議的!

我告訴江主席:公投是人民最直接決定政策、制衡權力者的工具,民進黨不怕媒體、不怕國民黨、他只怕人民。在野的國民黨必須走進群眾
而發起公投,就是讓人民自己來決定國家的未來、監督濫權霸道的執政者。

江啟臣主席果斷的採納了我的建議,於是有了今天不到一個月50萬人站出來的公投連署。

但我們中間遇過一個危機,那就是中選會準備駁回這二項公投,中選會發文用「莫須有」的理由説這二項公投主文不合公投法,要求國民黨補正,否則就要沒收這二項公投。

我告訴江主席: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中選會不敢沒收二項公投,那就是發動罷免萊豬立委,讓民進黨投鼠忌器不敢沒收公投,因為他若敢沒收公投,激起的民怒將會衝向罷免。

雖然罷免比公投困難,但罷免對民進黨的打撃也更甚於公投,這是唯一嚇阻民進黨不沒收公投的方法。

我也告訴江主席:我知道國民黨不可能直接跳進罷免,我也不贊成!一來這有政黨形象的問題,也太冒險,所以我個人來做,所有風險我自己擔!

當我決定發動割萊委時,我的幕僚告訴我,發動罷免對發動者的形象有傷?你確定要做嗎?我説,我豈不知,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也沒別的辦法救公投了。

於是在中選會要做二項公投最後准駁的關鍵時刻,我發動了一波又一波「割萊委」的運動,不但嚇得本來氣焰張狂的萊豬立委們一一閉嘴,
中選會也如我所料,不敢沒收二項公投。於是二項公投,得以進入第二階段連署,得以有今日不到一個月50萬人連署的傳奇。

國民黨成立打鬼軍團選戰最後關頭猛攻蔡執政

【特派記者巫月樺/台北報導】中國國民黨今(13)日宣布成立「打鬼軍團Ghostb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