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國民黨

資深媒體人指出國民黨的危機

資深媒體人蔡詩萍今天在臉書上以⟨該覺悟的,是國民黨,不是年輕人啊!⟩為題,說明了年輕人為什麼不喜歡國民黨。對國民黨現在的是「被老世代把持」,年輕人不喜歡國民黨,年輕世代不支持國民黨; 最大的危機是連「未來」也快要插不上手了,因為你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到底自己怎麼了?」

蔡詩萍臉書全文:

⟨該覺悟的,是國民黨,不是年輕人啊!⟩

年輕人為什麼不喜歡國民黨?

事實呈現是,國民黨的黨員結構,四十歲以下者,僅佔個位數百分比!(發生什麼事?)

民調現象是,35歲以下者,認同民眾黨的,都超過了國民黨!更遑論,年輕人支持民進黨的慣性了。

年輕人不喜歡國民黨,年輕世代不支持國民黨,注定了這個黨必然老化,也注定了這個黨,必然走向凋零。

但弔詭的是,正因為國民黨「被老世代把持」,因而,它就不會認為自己老態畢露,相對的,它解釋年輕人不支持自己時,往往很輕易的,把答案推給「年輕人太天真」,「年輕人都被民進黨騙了」,彷彿事不關己,彷彿年輕人很笨似的。

但,年輕人那麼好騙嗎?

如果好騙,你騙騙看,你國民黨怎麼「騙不過」民進黨?如今,連民眾黨都快要滿「騙不過」了?!

當一個人競爭不過他人時,就說他會騙;當很多人都支持你不喜歡的人時,你就說大家都被他騙了。

說完這些,現況有改變嗎?現況會改變嗎?

答案不但不會,非常可能的是,你連「未來」也快要插不上手了,因為你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到底自己怎麼了?」

這才是國民黨最大的危機,不見起色,卻渾然不知問題出在哪裡?!

老實講,這就是「阿Q心態」!

與其說,年輕人好騙,不如說,你國民黨根本不了解年輕人。

我常聽一些國民黨的高層,說他們若在位,一定「會重用年輕人」,他們若當選,一定會「網路化」「數位化」。

我們搞文字工作的,有個習慣,看你說的話,不去望文生義,而是找出這些文字背後的脈絡意義。

什麼叫「會重用」年輕人?難道說話的人,不是「心態高高在上」嗎?

「網路化」「數位化」了,就一定表示年輕嗎?也可能一堆豆腐渣,一堆老世代的孔固力,是透過網路化、數位化,不斷在「長輩問候」的,年輕人會有感嗎?

與其說年輕人好騙,不如說,每個世代的年輕人,其實都很像:他們理想性格濃厚,容易也願意,接受新的思維,厭惡說教式的陳腐,試圖去改變世界。

換言之,在政黨競爭中,國民黨什麼時候,主動、積極的,扮演了推動時代進步的改革?

我們不妨把時間軸線拉到解除戒嚴的年代,回頭看看,從1980年代後期至今,這近四十年來,台灣的年輕世代(四十歲以下)是在怎樣的環境下成長的。

他們看到民主一步步擴大!

他們看到人權一步步提升!

他們看到中國崛起也看到中國傲慢!

他們看到香港回歸也看到香港被箝制!

他們看到選舉可以改變社會但似乎選舉沒有改變國民黨!

民主、自由、人權、選舉,這一連串的實踐,組合起來,早就讓年輕人接受了進步價值,接受了在地化價值,接受了本土化台灣化價值,當然,更接受了世俗化的價值。

政治人物,在這樣的衝擊下,考驗的,是他們調整自己的能量,某種意義上,「進步型價值的領導」、「非典型風格的政客」,大概能在這洪流中誕生且壯大。

國民黨儘管被迫跟著這洪流走,但必須說,它走得很不心甘情願!

從總統直選,到國會全面改選;從凍省,到體制的改革;從女權的抬頭,到同志的平權;從年輕世代在黨內決策角色的比重,到具體實踐以才華而非學歷身份扮演關鍵形象,請問:國民黨哪一點可以很驕傲的告訴大家,它是跑在前面,跑在第一的?

我常想,單單是一位「民進黨政府的唐鳳政務委員」,就絕無可能出現於「國民黨執政」的時期吧!

有時候,數字會說話(國民黨的年輕黨員數,國民黨的民調支持度裡年輕人的低迷);有時候,個案會說話(唐鳳出線的年輕象徵,性別平權、數位世代)。

國民黨不從自己的大宅門心態裡走出來,不從緬懷往昔,以古薄今的「新亭對泣情結」裡走出來,不正視台灣這塊你選票來源的土地,不思索中共對台灣的威脅無所不在,請問:已經斯土斯民台灣化的年輕人,怎麼會瞧得起你,怎會支持你呢?

該覺悟的,是國民黨,不是年輕人啊!

而我最擔心也很可能會發生的是:國民黨的制式反應,年輕人少嗎?那我就趕緊找些年輕人入黨,讓數字好看!

欠缺深刻反省,應急抓伕來的年輕人,若非近親繁殖,便是志不在此,他們會有用,會有戰鬥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