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華中科技大學

▲臺青郭佩珊(圖/中時新聞網)

臺青郭佩珊:武漢和臺北都是家

【特派記者劉世鑫/武漢報導】我們同樣是來自臺北的青年,但是聽到她說話卻是標準的武漢口音,她叫做郭佩珊,是一名臺二代,目前就讀於武漢華中科技大學。

▲臺青郭佩珊(圖/中時新聞網)

她的故事在臺生圈裡早已小有名氣,因為她就是那個舍棄港澳臺聯招,在高三跟著大陸同學一起拼高考並且拼進985高校的臺灣學生。佩珊笑著說:這個暑假參加臺聯活動時,才知道自己因為當年這個決定在臺生圈裏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或許眾多臺生及其家長不理解,為何要放棄大陸高校對臺招生的優惠政策,不走港澳臺聯招的捷徑,偏要和千軍萬馬的陸生一起擠高考的獨木橋

這一切就得從她的臺二代身份故事說起,特別是她的家庭教育,起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正向作用。

郭佩珊父親是臺北人,母親是武漢人,是標準臺二代。父親早年來武漢經商經營不善,但卻因母親而留了下來;母親是在體制內上班,工作穩定對父親不離不棄。他們常告訴佩珊因錢財建立的關系會因財富散去而瓦解,因容貌建立的關系會隨歲月侵蝕而消逝,唯有愛才是不變的真理

感情如此,學業也是如此。在這樣的理念下,從小佩珊就沒有經歷過培優班壓榨式的學習,父母一直引導她尋找自己熱愛的方向,主動學習。學到一定程度,她發現語文和數學、歷史與政治、文學和藝術之間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會更加興致盎然地深入探索。學習對她而言,基本是件愉快的事。

考試這件事情,對於郭佩珊來說僅僅是只是檢驗知識掌握情況的方法。通過高考途徑和港澳臺聯招途徑並沒有什麽本質的差別,她選擇普通高考只是因為她的常居地是武漢,並且不太想學寫繁體字罷了。

▲臺青郭佩珊(圖/中時新聞網)

但也說來奇怪,對於從來沒學過繁體字的她,武漢家中也沒有繁體字的書籍和報刊,認識繁體字對佩珊來說卻從來不是件難事,容易到她一度誤以為這種能力是每個小孩都擁有的,之前以為只要認識簡體字,就一定認識繁體字吧。直到有同學專門來找我幫他們認繁體字,我才發現繁體字並不是人人皆有的出廠設置這種用科學無法解釋的能力,她把它歸功於血緣。雖然定居武漢,但臺北於她,是骨肉親情,是流淌在血液裏的愛與親近。

臺灣的記憶是甜的

佩珊第一次回臺灣時,是在7歲那年。臺灣親戚借機來了個大聚會,好多小孩子,大家一下子就玩到一起,嘰嘰喳喳地,絲毫沒有隔閡。那年夏天,她迷上7-11的思樂冰,每天著了魔一樣必須來上一杯;媽媽喜歡對街的楊記花生冰,傍晚回家總不忘打包回來。關於臺灣的記憶是甜的,是芒果冰沙的味道,是軟軟糯糯的臺灣腔,是臺灣人臉上謙和的笑容。從此她愛上了自己的家鄉臺灣,從那之後幾乎每年暑假都回去。

對於臺灣,她印象最深的親人是奶奶,每年回臺灣大部分時間都是和奶奶待在一起。早上跟著奶奶出門吃蚵仔面線,然後到街那頭買肉買菜,有時候還會帶一塊仙草或者愛玉回家。中午吃過中飯,奶奶喜歡跟她聊聊天,再聽著廣播午睡。下午稍晚,等陽光不那麽刺眼,就會帶著她吃一份50元臺幣就能加三份料的豆花。一直到現在佩珊都非常想念和懷念一直笑著的奶奶。

還記得在臺灣每周日下午,是家庭的例行聚會,大人們上麻將桌海一把,而孩子們就坐在地板上玩大富翁、打牌、看電視,抱怨學業壓力、吐槽高溫與颱風,順便挖苦一下大學延畢的堂哥。這跟在大陸不一樣,大陸這邊因為家長對孩子期望很高,很可能會非常著急地給堂哥找出路;其他親人也會積極催促,或是拿別人家的孩子對比。但在臺灣,姑媽和姑父們都是笑著說堂哥今年大五,多讀一年很賺哦,同齡的堂兄弟姊妹們也只以開玩笑的形式打趣堂哥,沒有人催促、施壓,只是希望堂哥早點找到自己的方向,堂哥開心就夠了。

武漢和臺北都是家

受家族教育環境影響,父母對佩珊的教育也比較寬松。因為臺灣家族這樣的家庭教育,家裡對佩珊的教育也比較像這樣。但在她熟識周圍的大陸同學之中,這種不施壓的教育方式可能比較少。這樣的教育方式對佩珊人生的影響是深遠的,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她的童年比同齡人快樂很多,長大後她的生活也比同齡人灑脫很多。

或許是因為從小在武漢長大的原因,佩珊說話沒有任何臺灣腔。在大陸時周圍的師長同學其實很少會詢問她的出身,或許是國語太標準了。說話沒有口音這一點也壹直讓她很困擾,有一種明明武漢和臺北都是家,但又不完全是家的感覺。

但如果需要出示證件或者介紹家鄉等等,武漢的老師同學才會突然了解到我是臺灣人這件事,而一旦了解到就一定會開始詢問,比如我在臺灣住那裡、有在臺灣念書嗎、為什麽現在在大陸念書,也會問有什麽吃的玩的比較推薦這種。每次吃臺灣菜也會來問我這個正不正宗,本人目前還沒有在武漢吃到好吃的滷肉飯!

同樣地在臺灣,也因為口音的問題,佩珊會被認作大陸遊客。想要主動去交流的時候,會感覺很難完全融入臺灣的文化圈,像個外人一樣。但同時,因為有在大陸成長的經歷,也有很多朋友願意跟她更多接觸,想了解大陸的發展情況,而後對部分媒體的宣傳進行質疑,渴望見到一個真正的大陸。

在大陸,因為臺灣同胞的身份,在高考進入大學後,目前學校還沒有完全認可她臺籍學生的身份,在獎學金申請時總需要多跑幾個部門,然後了解到自己被認定成了陸生。不然就是外出住酒店、民宿等等也比較不方便。但同時,大陸人對臺灣一直充滿了好奇。無論是吃喝玩樂,還是臺灣人對大陸的看法等等,很多兩岸好朋友都會主動跟她交流這些問題。

這些年來,身為臺二代的她與母親共同運營了一家兩岸微信公眾號,裡頭記錄了很多兩岸故事和在武漢生活的點點滴滴。“‘一家兩岸設置的初衷很簡單,因為家裏是兩岸家庭,而近些年來兩岸官方上的關係其實非常緊張,兩邊的媒體在新聞報導上也有一定態度偏向,和我們親身了解到的實際情況不完全相同。再加上信息傳播中還有很多把關機制,兩岸人民收到的信息其實是不太對等的。如果連新聞這樣為數不多的消息傳輸管道都有局限,我們希望能用民間交流的形式進行補充,展現一個更全面的大陸和臺灣,成為兩岸溝通的橋梁之一。

用新媒體溝通兩岸

她與母親想試著在線進行兩岸交流,於是創辦了這個公眾號,主要是分享她們在臺灣和大陸的生活經歷、遇到的人,希望無論是在臺灣還是大陸,一家兩岸的文章是她們壹家人親身的經歷,希望能讓更多人了解彼此,消解刻板印象,產生更多交流溝通的可能。

作為一名新聞傳播專業學生,作為兩岸婚姻家庭的一份子,佩珊希望能夠持續書寫和傳播兩岸故事,她一直相信,文字總會抵達。除了繼續辦公眾號、寫文章之外,她也在考慮用多媒體的形式進行內容生產,制作視頻、H5等讓形式變得更好接受、更方便傳播。目前一家兩岸已經在今日頭條創建了賬號,她也會繼續開拓其他的內容和形式,讓兩岸形象呈現得更加多元、更加全面。現在社交媒體傳播很廣,多去創作、講述,總能有收獲、總能有效果。

兩岸交流的和平使者

佩珊作為在大陸成長的臺生,更傾向於關注大陸臺生這個群體,她一直非常關心如何讓臺生們親身了解了大陸的發展情況、直接接觸大陸人。她從這裡切入並進行過一些調研,了解臺生們願意接受或者樂於接受的宣傳策略和活動形式,並且發現目前部分活動的宣傳色彩太重,往往是單方面輸出,而非雙方的交流;很多時候活動也都是臺灣人而沒有陸生,交流也僅在小圈子裡,效果甚微;還有一些活動在形式上不能完全滿足大家的需求,希望策劃時可以更加貼近年輕人的想法。作為臺二代,我認為這些情況就是我們可以去了解、甚至進行反饋的。

她始終認為臺生群體可以成為刻板印象的打破者和真實的呈現者。多參加活動和觀察生活,才能更好了解兩岸動態,更好交流傳播。佩珊作為兩岸婚姻家庭的一份子以作為兩岸交流的使者而感到驕傲,她認為兩岸婚姻的第二代更應該肩負時代的使命感。

最後,佩珊也希望在大學畢業後,能夠真正回到家鄉臺灣繼續深造讀研,首選的夢想是去臺灣大學!相應的,她也歡迎更多臺灣青年能夠來到大陸生活發展,因為兩岸的差距並不很大,很快就能適應大陸的生活,特別是大陸還有很多臺灣朋友會一起互相幫助。現在大陸也有很多創業優惠政策,臺灣青年可以獲得很多大陸發展的紅利和機會。雖然近幾年大陸的就業狀況很,競爭異常激烈,但她覺得還是有很多空缺的。比如臺灣的公益事業做得很不錯,能不能適量引到大陸來?臺灣的西點好吃又便宜,大陸的西點價格很高,能不能形成價格優勢?這些都是可以考慮的。

如今這位00後的臺北女孩,正用自己的方式書寫兩岸故事,促進兩岸融合,希望讓更多的兩岸青年彼此認識和交流,她是00後武漢臺二代,她在用新媒體做兩岸交流的和平使者。

資料來源:中時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