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新聞: 2022-01-14

陳朝平悼念龐建國「追憶老友龐建國二三事」

凌晨,基隆豪雨,天色晦暗,群組裡忽見極少貼文的建國,連發三帖。4點33分、36分、38分,一樣的內容:「不公不義的台灣,我生不如死」。從不知相識超過40年的建國,竟然激憤如當年年紀輕。

7時許,群組有人陸續給龐老師加油,7點33分,前NCC主委、司法院副院長蘇永欽貼文:「建國兄,國是從來如麻,小我盡心即可,惡質無良政客自有老天收拾」。還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時近中午,媒體傳出建國墜樓身亡的訊息。驚駭莫名。多年未見建國,不知他是有感於當前兩岸局勢危殆,絕望至極!是恨民進黨執政以來的諸般不公不義,以死抗議?還是對國民黨失望透頂,藉死諫喚回黨魂?建國選擇在中華民國 111年1月11日,結束生命,莫非這關鍵數字有深意?

1979年的2月,「中美斷交」後的第一個寒假,也是我告別預官生涯、回母校就讀政治研究所後的第一個寒假,我在陽明山半山的一個山莊、好像國民黨青工會舉辦的三民主義幹部講習營之類的營隊裡,認識了龐建國。

那是一個風雨飄搖、雞鳴不已的時代,青年龐建國,臉龐俊秀,衣著永遠是那麼地過份合身,直挺著腰桿,闊步在營區裡,見人便露出看似開朗又有些靦腆的笑容,陽光的大男孩,還有些許驕傲。短短兩三天的研習,聽說,有好些女生對建國頗有好感,也聽說,有男生給建國取了個小公雞的外號。

研習營結束後,各奔東西,當時的學員同學,逐漸失聯。倒是建國,陸陸續續,有些聯繫。碩士班結業後,我轉進媒體工作,聽聞建國拿到了三民主義獎學金出國深造了。又過了幾年,建國拿到了美國布朗大學的博士學位,榮歸故里。年輕帥氣、辯才無礙的建國,加入了我邀稿的隊伍中。

時序流轉,我脫離媒體,曾經涉及政治,忝為新黨發起人,轉戰商海,又告別新黨,只見新黨日益茁壯,提名建國和好些少壯好友,競逐立委市議員。那些年,我真真以為,台灣的民主政治即將在人類文明史上寫下輝煌!

2008年,兩岸復談,建國出任海基會副秘書長,卻因「失言」,提早透露兩岸同意互設辦事處一案,黯然下台。

學者出身、民代背景的建國,原本就是媒體追逐的對象,兩岸復談,互設辦事處不過是回歸交流正道,遲早而已,何謂「失言」?即使建國一時失察,提早釋出訊息,未嘗不是試水溫的好辦法,怎會輪到小小副秘書長扛起政治責任呢?

2008年兩岸復談時,陸委會主委是台聯黨的賴幸媛。台聯黨是由國民黨內部的本土派和民進黨的獨派合組而成的,奉李登輝為精神領袖。

2008年馬英九贏得總統大選,不知是執政信心不足,還是政治暗盤交易與黨內本土派妥協,馬英九沒有選擇處理兩岸事務經驗豐富的黨籍人士,主掌陸委會、指揮白手套海基會,卻讓勉強同意馬英九兩岸政策的賴幸媛來指揮海基會?也難怪,建國的失言,演變成了類似功高震主的失言風波。

兩岸交流正常化,互設辦事處,是再正當不過的了,如果說,建國一句兩岸同意互設辦事處,耽誤了大事,那麼,賴幸媛掌控陸委會四年,不知拖慢了兩岸交流多少步調?耽誤了兩岸和平發展多少契機?

當然,說到深處,最該負責的還是馬英九!馬英九提名龐建國出任海基會副秘書長,關鍵時刻,卻不能力挺自己人,縱使時勢逼人,至少,也可為建國緩頰,留會觀察,如何能坐視建國去職,徒然讓追隨者心寒?馬氏當家8年,許多行事,頗讓追隨者心寒,2016年國民黨丟失江山,同志相疑,一蹶不振,或與此有關?

建國少有大志,聰穎好學,潛沉多時,何以憂愁至此?何以以身殉時?生死兩茫茫,無法得知建國吾兄凌晨四時心境種種,莫非,真有過不去的關?

建國兄,您遺言,「不公不義的台灣,我生不如死」,難道,您的自殘,能夠反轉這不公不義的台灣麼?

建國兄,即使您最後的決定,真能喚醒這不公不義的台灣,這代價,值得嗎?

這世道,有為者,常以死諫試圖喚醒世人,無能齷齪者,從無羞愧自殘者!(原文作文:轉載陳朝平)